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珠穆朗玛峰上的环保卫士|每一次清理垃圾,都
新闻中心 2019-11-28 13:49

次仁旦达生长在珠峰脚下定日县的一个偏远农村,是一名普通的珠穆朗玛峰登山向导,他同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珠峰的环保工作者。2018年,次仁旦达与同行登山伙伴组织了3次大规模珠峰垃圾清理行动,在海拔5200米以上的区域,清理出食品包装袋、食品罐子、酒瓶等生活垃圾5240公斤;旧登山绳子、帐篷、瓦斯罐等登山垃圾1000公斤;以及珠峰登山大本营旱厕里粪污2260公斤。

11月份,次仁旦达在新青年《进入空气稀薄地带》的演讲中提到,“很多人将攀登珠峰作为毕生的追求,我也一样”。2002年,初中尚未读完的次仁旦达进入西藏登山学校,学习攀岩、滑雪、高山救援、高海拔耐力训练等。毕业后,他开始协作队员攀登珠峰,逐步成长为一名登山向导。2006年,次仁旦达终于完成了自己登顶珠峰的梦想,“站在珠峰顶上,四周雪山层峦叠嶂,白云飘浮于脚下,感觉自己站在了世界之巅,忍不住落泪。”

然而,在这第一次登顶珠峰的过程中,次仁旦达发现,沿途看到了各种没开封的罐头、巧克力、氧气瓶、帐篷杆、睡袋等,这些写满了人类到此来访、五颜六色的垃圾,在茫茫白雪的映衬下格外显眼。“对我们来讲,珠峰是一座圣山”,在次仁旦达以及当地很多登山向导眼里,珠峰就是他们的生命线,绝不能接受珠峰被垃圾所污染。他们自发地组织冰雪高原上的垃圾清理行动,并向前来攀登珠峰的全球登山者们宣讲环保的重要性。

要做圣山的环保卫士,也并非那么简单。经常有一些志愿者表示要到珠峰的前进营地做环保,但很多人进入西藏就出现了高原反应,到了海拔5000米就出现肺水肿。即是对于体格满足要求的人来讲,在雪山与寒风中做环保,也具有难以想象的难度和危险。每一次清理垃圾,都是一次在刀尖上的舞蹈。次仁旦达介绍了一次自己的历险,“在海拔7900米处,我看见身边不远处有一个丢弃的水壶。我把自己的保护锁挂在主绳上,一步步挪动,最后几步刚要踏过去,不曾想水壶下面是一处冰裂缝(悬崖),差点跌进去。”

对于珠峰上的环保卫士来讲,可能每一个被随意丢弃的易拉罐,都需要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捡起。有人说,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高山上,人的道德会淡化。恶劣的环境让人不顾自暇,对于他人的求助,你可能不得不选择拒绝。但对于珠峰上的环保人,他们身上背着的尼龙袋,手中拿着的垃圾钳,可能从某个层面来讲,也正是在捡起这份被人们忽视的道德与担当。这座世界海拔最高的高峰上,有这么一群人,一直在默默守护。

如今,喜马拉雅高山环保基金会已经在珠峰大本营正式成立,制定了珠峰登山垃圾管理办法,确立了高山环保的长效运行机制。我们也看到,越来越多的社会和民间力量正在携手,积极参与到珠峰等高山环保工作中。“我深深地希望,这些地方被最好地珍视和保护。她的美丽和纯净对所有历尽艰险的登山者们来说,是最好的奖赏和慰藉。”这是次仁旦达的心声,也是所有高山上的环保卫士的心声。

Copyright © 2011-2019 杭州清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